不要因为我长的可爱就欺负我

【顺懂】月光落在左手上

幸福升天😭😭😭

koikoi:




# 是本来就想写的,也是 @不要因为我长的可爱就欺负我 姑娘的点梗










我们所度过的每一个日常,也许就是连续发生的奇迹。[1]



/1

顾顺闭着眼往旁边的位置一捞,什么都没有捞到,又拍了两下,甚至连床铺都变得有些冰凉。

他想了一会儿,想起来李懂好像是早就起来了,不知道是几点,还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带着新买的劲爽薄荷牙膏气味,凛冽却温柔。

顾顺睁眼,房间里还是黑乎乎的,遮光窗帘拉着,只在最下边的缝隙里透过来几束略显破碎的光线。

对面墙上挂着的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,是当时两个人一起去家居店挑的款式,一个船舵的模样,旁边还有一波波的海浪。

顾顺当时就笑,说怎么都退役了,还惦记着呢。

李懂刷卡结账,没有回话,回家看着顾顺踩着凳子往墙上钉钉子的时候才说。

“要惦记着啊,要惦记着大家,惦记着每一个人。”


门被小心地推开,没有意料中拖鞋穿来的噼啪声,而是静悄悄的。

顾顺微微偏头,看到李懂穿了一个大T恤,大短裤,光着脚踩在木地板上,推开大衣柜不知道在翻找什么东西。


李懂听到自己背后有什么动静,还没来得及扭头,就被一把抱在怀里,紧接着耳垂就被顾顺叼住,轻轻咬了一下。

“怎么起那么早?”

都说男人在刚睡醒的时候是最性感的时候,李懂原本还以为是指的是大家都会经历的生理反应,但直到两个人住在一起,共同生活,他才发现就算是什么都不做,只需要刚睡醒的顾顺在他耳边说一句随便什么话,甚至只是一次呼吸,都抵得过一颗炮弹爆炸在他心里挑起的震动。

“醒了就起了。”

李懂继续翻找着衣服,只是没有再刻意减小声音。


顾顺把头埋在李懂颈窝,入鼻的早已不再是泥土混合着硝烟的气息,而是慢慢习惯的烟火气味,比如今天早上一定是煎了两个鸡蛋,打了两杯香蕉奶昔,可能还切了一个橙子。

李懂翻出来了几件衣服,偏头在顾顺脸上亲了一下。

“抱着。”

顾顺从善如流地松开李懂,一手抱着衣服,一手揉眼睛,后知后觉地发现李懂身上的衣服有点熟悉。

“穿的我的短袖?”

李懂弯着腰找着东西:“要跟我分你的我的了?”

顾顺摇头:“没,怎么不穿我的裤子呢。”

李懂笑了一下:“那怕是要当成七分裤穿吧。”

顾顺也笑了,嗓子还稍微有点哑,带了丝睡意朦胧,听起来勾得人心痒痒。


李懂又翻出来了几件不怎么穿的衣服。

“刚刚业主微信群里说,下午有一个捐衣服的活动,你看看你有什么不穿的。”

顾顺坐在床边,端起床头柜上放着的水杯喝了一口,还是温热的,估计是李懂不久之前拿进来的。

“你收拾吧,我都行。”

李懂轻轻叹了口气:“有点主见啊,你可是主狙呢。”

顾顺左右动了动脖子,前一天晚上抱着李懂睡觉,好像有点落枕了。

“现在都听媳妇儿的。”

李懂一脚踹上顾顺的大腿,结果却被人抓住了脚踝,剩一条腿站在地上,跳了两下才找到平衡。

顾顺掐了掐手里的脚腕子:“你是不是又瘦了?”

李懂蹬了两下示意顾顺松开,收回自己的脚:“没有吧,吃得挺多的,腹肌都快不见了。”

顾顺抬头看着他,招了招手,李懂走进,冷不防被人搂着腰抱在怀里。

顾顺把脸靠在李懂的肚子上,左右胡乱地蹭,蹭得有点痒痒。

李懂把衣服扔在床上,然后手指揉着顾顺的头发,不再是当初规定的刺手长度,虽然还是极硬的发质,但已经可以在手心里揉成团。

“小区后边新开一家健身房,好像有活动,咱俩晚上去问问?”

顾顺的脸埋在李懂身上,声音闷闷的:“行啊,都听你的。”

李懂笑:“要是让队长副队看见你现在的样子,怕是要来一场决斗。”

顾顺收紧手臂:“来就来,哥照样跩。”

李懂又揉了揉他的头发,然后拍拍顾顺的后背:“好了,起床吃饭,不然中午又吃不成了。”


顾顺去刷了牙,洗了脸,下巴上还挂着水珠,坐在了餐桌前。

今天阳光不太好,有点阴天,广播里说下午可能会下雨,让广大听众做好准备。

李懂就喜欢听广播,家里的电视倒是用得极少,收音机不知道听坏几个了。

不过顾顺也挺喜欢这种感觉,比如说某一天晚上,收音机里放着八九十年代怀旧的金曲,餐桌上方暖黄的灯光照着,两个人在沙发上不好好坐着,反倒是抱在一起轻轻地吻着鼻尖,亲着嘴角,没一会儿就都勾得难以忍受,就一起拥着赶着踉跄着走去卧室。

顾顺想得有些出神,面前被一杯香蕉奶昔的气味熏了眼睛。

“赶快吃饭,想什么呢?”

顾顺回神,看到李懂又放下一个盘子,上边放了一片面包,一个煎蛋,被切割成了规整的爱心形状,旁边还放了半个拦腰切开的橙子,是阴天里散开来的太阳光芒。


“怎么还想起来做成这样?”

李懂也坐下,看见顾顺指着那个爱心形状的煎蛋,摸了摸鼻子。

“呃,就是买东西的时候送了一个模具,拿来试试。”

顾顺也不戳穿,一口把鸡蛋全部塞进嘴里,噎得半天说不出来话,赶紧喝一口奶昔送一送。

李懂忍俊不禁:“你分开吃,又没人抢。”

顾顺好不容易咽下,正色:“不行,你的心都是我的,还要一下都归我。”

李懂懒得跟这个老小孩计较:“好好好,都是你的,你也都是我的。”

顾顺满意,一口一口喝着奶昔,唇周沾上一圈白边,看得李懂摇头直笑,明明自己才是更小的那一个。

也明明经历过数不过来的生死,现在反倒因为一点小事腻腻歪歪。


吃完午饭,两人把收拾出来的衣服整理了一下,发现多半都是顾顺的,而且很多都是买回来没有穿过几次的。

李懂盘腿坐在床上,看着顾顺乖乖叠衣服,时钟还在滴答滴答地走,屋外厨房里小火炖着排骨,窗外有一只鸟飞过。

顾顺叠完衣服就看到李懂扭头看着窗外,侧脸如同雕刻出来的完美轮廓,就算每一次吐息都带着美感,忍不住直接从床上爬过去一下把人压住,然后唇齿纠缠上去。

李懂也没怎么抗拒,一手扣着顾顺的后脑勺,一手扶着他的肩膀,感觉到顾顺的手顺着短袖的下摆探入内部,在自己脊背上游走,带来一阵阵的颤栗。

但也只是单纯的亲吻,既算两人最后都难分难舍,气喘吁吁。

顾顺最后再用力地亲了一下李懂的嘴唇,慢慢起身:“去冲个澡。”

李懂在床上躺了半天,恢复过来,无可奈何一笑。

自从上一次上午擦枪走火地做了,而下午新房水管破裂又辛苦一晚上之后,顾顺就再也没在大白天要求了,即使有些时候自己也觉得没什么问题,但他偏偏就是能在关键时刻生生停住,不再逾越一步。

我都做不到啊。

李懂觉得。



下午带着整理好的衣服到了小区广场上的捐赠点,基本上都是爸爸妈妈领着小朋友,鼓励着让他们自己把衣服送过去。

李懂看着一个小女孩抱着一个快和她一般大的袋子跑到捐赠点前,往上一放就红着脸跑回到妈妈身边,连身后的工作人员让她登记一下自己的姓名也不好意思再过去。

“很喜欢?”

顾顺轻声问李懂。

李懂这才注意到自己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一丝笑意,眼里或许也流露出温柔。

李懂点头:“但如果让我养,恐怕还是完成不了。”

顾顺垂在身侧的手默默地抓住了李懂的,并把他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心暖着。

“之前跟陆琛联系,他不是说偶尔回去孤儿院做义工嘛,我们什么时候和他一起去看看。”

李懂点头:“好。”


之后顺便去了健身房看一看,第一次总能免费测个体脂含量。

结果出来之后,李懂倒是都还在正常指标之内,顾顺的指标却已经快要超过他的承受范围了。

于是立马二话不说掏钱办了卡,两人同行还能打个八五折,在赠送两个月。

出了大门,顾顺看着自己的那种印着指标的纸,叹了一口气。

李懂在旁边笑:“就觉得你的腹肌比我还要不明显。”

顾顺很无奈,搂着李懂肩膀在他眼角亲了一下:“那咱俩回去再多多进行床上运动吧。”


话随着这么说,但既然已经出了门,两个人索性去了超市遛弯儿。

顾顺拎了一提可乐就要往购物车里放,被李懂瞪了一眼:“忘了刚刚的测试了?”

顾顺立马转身,把可乐放回原处,一点犹豫都都没有,但走到李懂身边的时候又是可怜巴巴,一米八七大个儿像个委屈的小媳妇儿。

两个人最后还是拿了不少东西,白菜、黄瓜、西红柿、灯笼椒,苹果、香蕉、黄金梨、牛油果。

临走前,顾顺又在冷柜里提了两罐酸奶,振振有词。

“酸奶好啊!减肥!”

李懂也不戳破他,任由他放入购物车,最后刷卡结账。

顾顺在旁边装袋,抬头看了一眼,果然是自己的卡,心里很满意。



晚上,收音机里播报着今日的交通情况,哪个路口出了交通事故,哪条道路又出现了拥堵。

顾顺两条长腿搭在茶几上,拿着手机乱按。

李懂一边擦手一边走过来坐下:“手机。”

顾顺这才发现自己拿的是李懂的手机,这也不能怪他,俩人的手机长得一模一样,连锁屏和桌面都是相同的照片。

一张是李懂退役那天两人的合影,一张是某一年春节蛟龙一队全体团聚时在饭馆里拍的合照。


李懂拿过自己的手机,查看了一下微信的消息,不过是业主群里的楼长在感谢大家的捐赠。

左肩膀突然一沉,顾顺的脑袋压了上来,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,打开了相机,然后换成前置,咔嚓一声,两人现在的相貌被定格在了照片中。

李懂:“会不会拍照,这个角度很丑的。”

顾顺又挨得近了一些,鼻息喷在了李懂脖颈上。

“挺帅的啊。”

然后凑到李懂耳边,用气声:“怎么看也看不够。”

李懂脸上微微泛红,他不惧曾经那些硝烟和战火,也不怕生活琐事里的拌嘴和吵闹,唯一抵抗不了的只是一个人,也只有一个人。


“做吧。”

顾顺悄悄把手伸进了李懂的衣服里,然后被李懂打掉。

“看你胖的。”

顾顺丧气,按了按自己的肚子,果然还是胖了一些,软乎乎的。

李懂起身,走到了卧室门口,扭头看仍旧瘫在沙发上的顾顺。


“来啊。”








TBC


[1] あらゐけいいち《日常》:日々私たちが过ごしている日常は、実は奇迹の连続なのかもしれない

题目来自余秀华的诗集《月光落在左手上》


(正片出了,激动

(原以为一发完,我可真啰嗦

(平淡,真平淡,不甜啊



日常广告: 个人文目录




评论

热度(761)